来自 养生 2017-02-15 19:21 的文章

广东中医诊所迎政策红包 准入机制放宽,鼓励药品经营企业举办中医坐堂医诊所

(原标题:广东中医诊所迎政策红包 准入机制放宽,鼓励药品经营企业举办中医坐堂医诊所)

信息时报记者 贝贝

广东的中医药服务业今年收到了首个“政策红包”。近日,记者从广东省政府办公厅网站了解到,《广东省贯彻〈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实施方案》(下文简称《方案》)正式印发,《方案》中提出广东将放宽中医药服务准入,落实中医诊所备案制管理制度。对此业界认为,社会办中医诊所虽获政策利好,但中医人才匮乏问题仍有待解决。

政策利好和市场增长吸引资本布局

据悉,“放宽社会办中医诊所机制”是国务院《健康中国2030规划》以及今年7月1日将实施的《中医药法》中明确提出的部分,但由于全国各省情况不一,因此具体实施上存在一定差异。广东《方案》在上述政策基础上,明确提出放宽准入机制,如落实中医医疗执业人员资格准入、执业范围和执业管理制度,根据执业技能探索实行分类管理,落实举办中医诊所备案管理制度;允许取得乡村医生执业证书的中医药一技之长人员在乡镇和村开办中医诊所;同时鼓励药品经营企业举办中医坐堂医诊所。

中医诊所准入机制放宽,凸显中医诊所蕴含的市场能量“不容小觑”。根据去年年底国务院发布的《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年底,全国有中医类医院3966所,中医类门诊部、诊所42528个,全国中医类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达9.1亿人次;就广东而言,在今年1月11日举办的《中医药传承发展研讨会》中,广东省中医药局局长徐庆锋表示,目前广东的中医院113所,一年的诊疗人数达到17645.2万人次,住院人次达到155万。

社会资本也在广东的中医诊所市场“嗅”到商机。以广州为例,记者了解到,药企先后在中医诊所方面进行布局,如同仁堂中医门诊部、康富来国医馆等,去年11月,康美药业中医馆也落地广州。除药企外,连锁机构也在持续布局,如中医连锁机构固生堂在广州就有8所门店,占门店总数的3分之一,该公司董事长涂志亮表示,今年计划连锁诊所增开至55家,其中“广州等珠三角市场将是重点布局部分”。

人才匮乏是中医诊所发展“瓶颈”

尽管政策红利频出和市场规模增大,社会资本办中医诊所出现“热潮”,但中医诊所发展也面临着各种难题,其中,人才短缺就是首先需解决的问题。业内人士认为,无论是民营的还是公立的医疗机构,都缺乏经验丰富有影响力的名医,即使有许多中医馆在营销手段、诊疗项目上努力花费心思,但也无法避免因为人才稀缺所带来的窘迫状况。

据《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等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中医类别执业(助理)医师45.2万人,仅占临床医生总数的14.5%,而根据国家卫计委下发《2014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有8.8%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19.8%的乡镇卫生院、29.3%的卫生服务站、35.1%的村卫生室不能提供中医药服务,基层中医人员匮乏情况突出。

对此,广州市某三甲医院中医科主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学习中医比学习西医的难度更大。中医学生五年毕业之后,需要考医师执业执照,接受三年规范培训,耗费时间不短。“而中医师的收入远比不上西医,中医付出的劳动更多,但是收入低,也没有检查部分的收入。所以,中医人才匮乏。”

有业内人士也指出,虽然《中医药法》同时提出,改革完善中医医师资格管理制度,以师承方式学习中医和经多年实践、医术确有专长的人员,经实践技能和效果考核合格即可获得中医医师资格;但由于法律尚未正式实施,而且常年形成人才缺口等问题,中医药人才增长需经历一段时期,因此,中医诊所未来突破人才“瓶颈”并获得真正发展,至少需要3到5年时间。

链接

广东力促中医药事业发展

《广东省贯彻〈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实施方案》明确了至2030年,广东促进中医药发展的重点任务:提高中医医疗服务能力、发展中医养生保健服务、做好中医药继承工作、推进中医药创新发展、壮大中药产业、弘扬中医药文化、推动中医药海外发展。

针对社会较为关注的中医药服务准入问题,方案提出放宽准入,落实中医医疗执业人员资格准入、执业范围和执业管理制度,根据执业技能探索实行分类管理,落实举办中医诊所备案管理制度。允许取得乡村医生执业证书的中医药一技之长人员在乡镇和村开办中医诊所。鼓励药品经营企业举办中医坐堂医诊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