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笑话 2017-02-14 17:13 的文章

听第一辆红旗制造亲历者讲个“好笑的”故事

听第一辆红旗制造亲历者讲个“好笑的”故事

  “第一辆红旗轿车,应该来说,是中国高档轿车的实验品。那时候没有条件搞出一个高档轿车。” 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见证者,时任一汽工具分厂突击队副队长,团支部书记,如今已过耄耋之年的陈光祖老人,在回顾当初制造第一辆红旗车的场景时,发出如此感慨。

  谈起制造第一辆红旗的那段日子,陈光祖至今记忆犹新。

  “摆地摊”造出来的红旗

  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中国第一辆轿车其实并不叫红旗,在中南海受毛主席亲自接见过的第一辆车叫“东风”,而但东风的尺寸比A级车还小一点儿。回到东北,一汽党委集体讨论,不能让身材伟岸的毛主席在车里坐着“受委屈”。就这样,高档红旗应运而生。虽然红旗的诞生顺应了天时,但是地利条件却欠缺了很多,只能在人和上努力了。

  当时由于“前方”制造解放牌汽车的底盘和发动机工厂设备都是固定的,不能随意进行改动,制造红旗的任务就交给了当时一汽“后方”的机修分厂和工具分厂。

  “当时车间满地摆的都是克莱斯勒的薄板,总工长让大家去领零件,我从那里抱了一个‘大东西’。他说‘这个给你’,我问他是什么东西,他说他也不知道,只说反正是个焊工活儿。那时,我们车间有个上海的八级焊工,我就抱了回去。把它拆开,是个涡轴。”虽然已经过去了60年,陈光祖谈到这里,还是会有点儿“笑场”。

  他口中的这个涡轮在被“临摹”出来以后,才知道是车体自动变速箱的电钮器。这个“涡轴”采用不锈钢材质,进行了精确的等分焊接。陈光祖介绍这个技术在当时的生产条件下难度是相当大的:“一个一个弧形的焊接件,做好等分距,再焊接起来。把油口封好,充进油。”当时的一汽总工也提醒过他:“弄不好,如果里面焊不好,断了,整个传动轴就散了,那样整辆汽车就给打散了。那就出洋相了。”但陈光祖也不害怕。听老一辈人经常讲,那个年代的人“胆子都大”。

  那个时候,红旗就是这样,在一个大胆的“突击队”手里,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被这样“摆地摊”似的造出来了。高档的桃木内饰,一片片打磨粘贴在车内,无论从内饰,还是外观来看,它说成了磨灭不了的经典。陈光祖谈到对红旗的感情,仍激动不已的感慨:“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但我们真的仿出来了!它是中国轿车的标致,在我们这辈人的里面,它不仅是一部轿车,一部国家领导人的阅兵座驾,更是一种红旗精神,一种感动!”

把红旗打造成自主高端车辆销量基地

  这个“电钮器”的故事还没结束。

  三十年后,时间进入改革开放初期,陈光祖到美国通用公司去考察,在通用的动力总成工厂里,他看到了正在被激光点对点焊接的电钮器。陈光祖不禁在心里笑出了声:“三十年前,我不也是这么焊的吗?我们自己就是这么干出来的!”同时他又唏嘘不已:人家是自动化,大规模化的激光焊接。当初他们只能靠手工打造。

  陈光祖意识到,红旗虽然是中国汽车事业的代表,但绝不能只把他当作一种形象,更重要的是把它变成一种商品!

  陈光祖发声:“前两年在长春,红旗已经建立起自己的大工厂,在逐步走向正规化生产,但是还不算是大批量。我们的形象不比奥迪、凯迪拉克差,但整体水平和质量要大大提高。汽车应该是作为主要自主品牌高端车销量的基地。”

  提到今天的红旗,陈光祖说:“我们要反思,为什么红旗的光环黯淡了。我们应该下更大的功夫,把它变成一种商品在市场上流动起来。”

  红旗经历过几个阶段,五十年代从一锤一锤的打造,到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对奥迪和凯迪拉克的仿造,红旗一直在进行不断的尝试。

  在陈光祖眼里,现在的红旗已经跟过去的红旗不完全一样了。陈光祖眼里:这几十年,红旗已经初步掌握了制造技术,从仿造进入了一个自主品牌自主研发阶段。对于自主研发,陈光祖强调,中国汽车不能因为自主而自主,我们自主的最终目的是掌握核心技术,掌握话语权:“老抄下去也不是办法,没有掌握技术,永远受制于人!”